真实的庞麦郎是这样的:华晨宇、萧敬腾,微博大V都是忘恩负义之辈?

来源:聚财网整理 | 2019-01-15 12:54:21 作者:

有关庞麦郎的故事,下面这篇文章可能是最好的了。给大家总结几个重点: BCZ聚财网

1.庞麦郎回应了为什么谎话连篇。庞麦郎反问我:如果我说我是个农民,在农村喂猪,还会有人找我做演出吗?BCZ聚财网

2.庞麦郎经纪人曾试着联系过翻唱他歌曲的华晨宇、萧敬腾,还有一些微博大V,希望这些歌手在借助这首歌收获好评的同事,也帮助一下庞麦郎,但没人理他。 BCZ聚财网

3.没有演唱的时候,庞麦郎就在老家锄草,喂猪。干活很踏实。 BCZ聚财网

4.建议大家听听《我的滑板鞋》这首歌。导演贾樟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,哭了。他说这首歌有一种”非常准确的孤独”。BCZ聚财网


BCZ聚财网

导演贾樟柯曾为《我的滑板鞋》哭泣,说这首歌有一种准确的孤独。庞麦郎因为这首歌火遍大江南北,也一度回家锄草、喂猪。庞麦郎莽撞地冲击阶层和命运,却被人们当成笑话景观。这种孤独寒彻入骨。BCZ聚财网

故事时间:2015-2019年BCZ聚财网

故事地点:陕西西安BCZ聚财网

BCZ聚财网

2015年秋天,我和庞麦郎第一次见面。我们约在在陕西人民医院背后的一家商场。庞麦郎穿着棒球服、牛仔裤,脚踩英伦皮鞋,聊天时,他会盯着正前方的一小团空气,不肯直视我的眼睛。BCZ聚财网

那时,他刚刚从舆论漩涡里抽身出来,状态不佳。《我的滑板鞋》热潮退却,媒体报道《惊惶庞麦郎》又将他刻画为一个“狡黠、善变、惊惶的人”,一波三折,巅峰的时刻过去了。他想重整旗鼓。BCZ聚财网

他说要办个人演唱会,必须是专场。我找人,将场地从200万一场的省体育馆置换成了西安城郊的一个体育场,结果,他不愿出场地费,也没企业愿意赞助。朋友建议说,可以去Live House(小型现场演出,多针对一些地下乐队),全国巡演,庞麦郎也同意。BCZ聚财网

同事一再提醒我,庞麦郎很土,唱歌严重跑调。我还是决定和庞麦郎搭伙。音乐巡演可以全国各地走,我刚好有人脉可以敲定场地,庞麦郎热度尚存,专心负责唱歌,票房收入不至于太差。BCZ聚财网

我就这样成了庞麦郎的经纪人。BCZ聚财网

搭伙之后,我们分别租住在陕西人民医院的前后门,整天混在一起讨论演出事宜。庞麦郎租的房子三室一厅,家具很少,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,可以俯瞰西安城。坐在窗前,庞麦郎说自己的偶像是迈克尔·杰克逊。我告诉他,迈克尔·杰克逊建立了梦幻庄园,对全世界的孩子免费开放。庞麦郎感到很新奇,他说自己也想建立一个王国,把全世界的孤儿和老人都安置在那里。BCZ聚财网

为准备演出,我们添置了20多套演出服装,庞麦郎把直发被烫成他最喜爱的迈克尔·杰克逊的卷发。做完头发的庞麦郎心情大好,觉得自己“年轻、时尚国际范”,一起吃一顿肯德基或麦当劳他就很开心,认为外国人都吃这个。BCZ聚财网

从理发店出来,我们一起走在西安的大街上,庞麦郎步伐轻快,九分裤裤脚下露出纤细的脚踝,他说,“作为一个舞者,有月光的话我们就要跳舞”。BCZ聚财网

这源于《我的滑板鞋》中的歌词。25岁之前,他一直住在汉中市宁强县的南沙头村,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镇上,他一直梦想拥有一双自己的滑板鞋。他从小就喜欢哼唱,自己写的歌词记满了笔记本。等到2008年,他去汉中市区念高中,终于在一家专卖店找到一双心仪的红色平底鞋。BCZ聚财网

巡演名称最终确定为“旧金属绝版演唱会”,我负责联系场地、沟通价钱和时间、安排衣食住行,他负责唱歌。第一场演出在杭州酒球会,现场来了200多人,非常热闹。《我的滑板鞋》前奏响起时,台下观众的合唱和欢呼声甚至淹没了庞麦郎的声音。BCZ聚财网

我被热烈的气氛感染,站在后台捂着脸哭。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他背着蛇皮袋离开大山,搭车走进城市的样子。我们都来自底层,没有受过系统专业的音乐训练,他能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。BCZ聚财网

庞麦郎有一次打动了我。在演出城市的机场值机,我在座位上看,他突然站起来,走到饮水机的位置,一个看上去六七岁的小孩子一直在附近走来走去,原来孩子要喝水,自己够不到饮水机上的一次性纸杯。庞麦郎帮他接了一杯水,小孩喝完后,又喝了一杯。庞麦郎摸了一下他的头,领着他去找他的家人,回来后什么也没说。BCZ聚财网
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
     
更多>>精彩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