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兰“郁金香事件”真相是什么?一场穷人和野心家们的大PARTY

来源:聚财网 | 2017-09-14 21:22:36 作者:

聚财网讯:众所周知,郁金香泡沫从1610年代逐渐开始酝酿,到1637年2月正式破灭,前后长达20多年,几乎跨越一代人。所以说泡沫,并不是都不可以参与的。 ​无论是金融市场还是现货市场,都隐藏着一个非常简单的秘密,四个字:谁来买单?当下比特币及整个数字货币业无疑也是“一场骗局”,与17世纪的郁金香泡沫一样,是经典的教科般的泡沫,终将破灭,不得善终。比特币不是真实的东西,它被严重投机,国家对它是没有需求的。下面我们揭秘历史,谈谈荷兰郁金香泡沫真相。jJH中国聚财网

荷兰“郁金香事件”真相是什么?一场穷人和野心家们的大PARTYjJH中国聚财网

荷兰“郁金香事件”真相jJH中国聚财网

1633~1637年郁金香热及其后的大崩盘,堪称荷兰黄金时代(1600~1670)影响最大的金融灾难。时人与后人在评价这次灾难时,多以贪婪、疯狂、传染病之名谴责之,大仲马更写了一部小说《黑郁金香》,予以道德批判并警示世人。但以今日观之,这次灾难与20世纪以降的各类金融灾难并无太多不同,我们再用道德加以评骘,非但无的放矢,反而偏离了探讨其渊源的视线与焦点。jJH中国聚财网

而若说“疯狂”,则更是将它看成为一场毫无来由、因而也是无理性可言的突发性事件。在英国历史学家迈克·达什看来,郁金香热及其随后的崩盘,固然是由人的贪婪引起,但人的贪婪,仅仅是“投机狂热发育的温床”。所谓“温床”,是要种种因素刺激之下才能蔚然壮大的。所以达什又说“一旦时机成熟,随时可能爆发”,对这一“时机”的分析和探讨,遂成这本《郁金香热》的主题。从中我们可以看到,在人的贪婪与疯狂的表象之下,是具体历史情境中种种技术和理性选择的一条条因果逻辑链。jJH中国聚财网

“时机”又有近期和远期之分。我们先看近期,是什么使得一颗“永远的奥古斯都”球根,从1633年的5500荷兰盾,涨到1637年1月的10000荷兰盾——— 专业郁金香种植者致力于培育新品种,将大量满足不同层次需要的球根投入市场;数以千计的职业花商联系起了交易者和种植者之间的贸易,使得海量的资金得以快速流转;郁金香级别与价值的厘定,推动了交易原则的初步建立,遍地开花的啤酒馆则为交易提供了便利的场所;郁金香球根的供不应求使得价格迅速走高,并且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,等等。jJH中国聚财网

近期“时机”不外乎解释了投资市场的形成,但它们没能说明其背后的机制及来历,也就意味着无法说透这场郁金香热为何最终演化为灾难。因此,这本《郁金香热》最大的看点不在描摹一场金融风暴的具体过程,而是导致这场风暴的种种前因。这些前因既创造了一个繁荣的市场,又掩藏着将之化成一团泡沫的伏笔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本书的价值在前半部,也就是作者探讨的远期“时机”:政治革命、宗教改革、大学发展、植物学演进、生产结构与社会流动,等等。我们不妨在此一一加以说明。jJH中国聚财网

荷兰的经济独立,是随政治独立而来的。1572年,荷兰北方诸省为反抗西班牙统治者及天主教的双重剥削,而发起了独立战争,荷兰本地的工商业由此得以自由发展。革命期间,居住在西班牙控制地区的新教徒纷纷逃往北方,荷兰城市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,也带来了新移民的技术和资金。在海外,荷兰打破了由西班牙人垄断的商贸活动,开通了与东南亚的贸易联系。财富的大量涌入为日后的郁金香投机热,以及整个1600~1670年荷兰黄金时代奠定了经济基础。jJH中国聚财网

宗教方面,荷兰联省共和国笃信加尔文派的新教。宗教之争我们撇开不论,只说“郁金香之父”、16世纪最伟大的植物学家卡罗吕斯·克劳修斯在改信新教后,为躲避天主教的迫害而逃出法国并最终接受荷兰莱顿大学的聘请,在荷兰度过了自己最有意义的生涯。他精心培育出许多高品质的郁金香,并为其编目分类,从而在客观上树立了价格标准体系。达什还谈到了宗教方面的另一个后果,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。那就是新教开始从当初克勤克俭的经济伦理准则,逐渐向物质财富这样的世俗享受转变。艳丽又昂贵的郁金香,也就成了富人们花园中的宠儿。jJH中国聚财网

富人宗教心态的改变使之建立起了郁金香市场,而穷人的涌入,则改变了这个由富人主导、以供求平衡为准的市场的根本性质。这就牵涉到荷兰当时的阶级分层和生产结构问题了。尽管在17世纪初,荷兰已是欧洲最富有的国家,但富只富在执政者、农场主和贸易商。织工、木匠、铁匠、鞋匠、市井商贩等手工业者收入虽比其他国家同业者高,但这点财富大部分被国内的高物价和高税收抵消掉了。荷兰一个普通五口之家全年需要280荷兰盾才能维持生计,而一个手工业者全年收入一般不超过300荷兰盾。jJH中国聚财网

经济拮据显然是底层民众热衷郁金香投机的主要诱因,但达什提醒我们,底层起而改变自己的命运,也来自荷兰封建主义对人身束缚的松弛。不同于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死死地把人绑在其原来的地位,荷兰人民“相信社会流动是每个荷兰人与生俱来的权利”。他们认为在一个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时代,必有其他途径可以使自己飞黄腾达。而相对于海外贸易、股票债券、公共事业等资本和知识准入门槛较高的领域,郁金香就是一个穷人也可以参与和赚钱的市场。至此,由植物学家发起和传播、富有商人建立和经营的郁金香市场,涌入了大批以转手倒卖和快速致富为目标的穷人。他们交易的不是昂贵品种,而是那些没有多少价值的中低端球根。jJH中国聚财网

接下来的崩盘,也就不需要我们再去多说了。它依然遵循着投机过热、形成泡沫和泡沫破灭的经济学规律。当一个烫山芋丢出来而没人接手时,事情便一目了然了:郁金香只在投机者之间有价值,出了这个圈子,就没有任何市场需求了,而用来交易的劣质球根,则根本不在富人的追逐之列。因而,这场声势浩大的投机热,就如达什所总结的,“不过是穷人和野心家们的一次疯狂,根本没有像流行理论鼓吹的那样给荷兰经济造成严重影响,它的出现也没有引发后续的经济衰退。”jJH中国聚财网

     
更多>>精彩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