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财经 > 公司公司

双汇近期股价市值破千亿靠的是什么? 囤积猪肉能否维持高股价?

赵 勇2019-11-18 19:58:00【公司】人已围观

简介聚财网导语: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,骑在猪身上的双汇发展也顺势展翅高飞了起来。但风过去之后摔死的还是猪。双汇近期股价市值破千亿与其囤积的猪肉有一定关系,当猪肉价格持续回稳的时候,股价将走向何方?

双汇近期股价市值破千亿靠的是什么? 囤积猪肉能否维持高股价?

聚财网导语: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,骑在猪身上的双汇发展也顺势展翅高飞了起来。但风过去之后摔死的还是猪。双汇近期股价市值破千亿靠的是什么? 囤积猪肉能否维持高股价?!

2019年以来,猪价持续上涨,进入10月份,国内生猪出栏均价一举突破40元/公斤,创下历史极值。猪价飙涨后,养猪企业业绩自然会大幅增加。但是没想到,靠杀猪卖肉的双汇,业绩也能跟着猪价大涨。

单利润如期增长并不是刺激股价的因素,业绩超出预期才会带来股价大涨。超预期要有个前提,就是预期本身不能高。这对双汇来说完全符合,因为更多分析认为,生猪是双汇的成本端,猪价上涨对双汇的业绩表现不利。

因而,当公司三季度利润同比增长23.9%这一看似平常的数据公布后,却给公司股价带来一波凶猛的上涨,在股价持续刷新历史新高的同时,市值连续突破1000亿和1100亿整数关口。

古语云,三百六十行,行业出状元。双汇发展用自己的实力,证明了此言非虚。

然而双汇发展业绩大涨的背后,靠的不是冷鲜肉,也不是火腿肠,而是靠其早在2018年年底就开始大幅囤积猪肉(冷冻肉),精准的踩点了这一波史诗般的猪价上涨行情。

姜还是老的辣,双汇发展的董事长万隆,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屠夫。

从漯河肉联厂到双汇火腿肠

双汇发展的前身为漯河肉联厂,1985年,乘经济体制改革之际,肉联厂实行改制,部队转业的万隆成为第一个选举出来的肉联厂厂长。

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,但也少不了英雄人物的作用。当选厂长的万隆,通过五年的时间,将漯河肉联厂发展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肉类出口基地。

然而,当时的猪肉出口主要是往前苏联等东欧国家,随着在1991年东欧剧变,苏联解体,肉联厂失去了80%的出口订单。1992年,万隆又选择了开展火腿肠的生意。

随着第一根名叫“双汇”的火腿肠诞生,漯河肉联厂的名字也改为双汇。卖上火腿肠的双汇打败了原来的行业老大春都火腿肠,公司的火腿肠生产线一度以每年20条的速度增加。

自此,双汇开始了公司发展的黄金十年。十年期间,双汇肉制品从年销量不足1万吨,大幅增长到30万吨,生猪屠宰超过100万头。2000年,双汇发展收入超过31亿,坐稳了肉制品行业销售冠军之位。

河南省漯河市国资委是双汇发展早期的实际控制人,即便在其上市后,其持股比例仍超过70%。然而,自2003年开始,通过一系列曲折而又复杂的资本运作,以万隆为首的管理层借助于“华尔街之狼”高盛等外资投行,终于在2006年成功了实现了MBO(管理者收购)。而双汇发展的高达七层股权结构,显然是资本高手的大手笔,这也说明总自称为“屠夫”的万隆,似乎有点刻意低调。

发展与困境 双汇也有烦恼

在双汇发展实现管理层控股后,2010年又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,将双汇集团全部肉类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,公司业绩也保持了稳定的增长。截止到2016年,双汇发展实现营业收入518亿,净利润44亿。至此,双汇发展似乎到达了一个瓶颈,因为无论是营收还是利润的表现,都在随后的2017年开始了下滑。

双汇发展目前的主营收入,分为屠宰业务和肉制品业务。屠宰业务是指生猪屠宰和之后的冷鲜肉销售,也包括一部分冷冻肉销售。肉制品则分为高温肉制品(火腿肠类)与低温肉制品(需要冷藏存储的火腿、培根)。

公司的肉制品业务近年来遭遇成长的烦恼。近年来随着外卖行业的飞速发展,高温肉制品业务遭遇消费场景升级的影响,增长乏力。而公司低温肉质品则受限于国人消费习惯的额问题,迟迟也未能放量。

而就其屠宰业务来说,也频频遭遇挑战。

首先屠宰行业毛利率不高,即便双汇发展这种1000万头体量的巨头,毛利率常年也维持在7-10%之间,难有超额收益。目前行业集中度较低,看似空间巨大,实际提升则很有困难。由于国人对鲜肉的消费习惯与热衷,决定了散落各地的定点屠宰厂与个人屠宰产能不会很快退出,即便是暂时性的退出,一旦屠宰变得有利可图,沉睡的产能就会被唤醒。

实际上看,截止到2018年年底,双汇发展屠宰产能已经达到3000万头,但其2018年产能利用率仅仅为55%。更多的产能因为需求的不足而被迫闲置。

此外,作为生猪产业链的下游,猪价的上涨,对屠宰业务来说意味着成本的增长,因为猪肉价格的上涨往往不能完全覆盖生猪的价格上涨。并且,随着生猪存栏的减少,养殖企业的议价能力明显强过下游的作为生猪采购方的屠宰厂,屠宰业务的毛利率也会受到影响。因而在猪周期上行阶段,对双汇发展的屠宰业务来说总体利空。

愈发严重的非洲猪瘟,也让作为原材料的生猪供应得不到相对稳定的供应,公司产能利用率开始下滑。2019年三季报显示,双汇发展在第三季度屠宰量为269.21万头,同比下滑高达28.3%。

而随着疫情的发展,行业指导从运猪向调肉转变,活猪跨区域调运大大受到限制,这又加重双汇屠宰产能的利用率不足问题。

这一逻辑似乎也从双汇2019年前两个季度中得到验证。2019年第一季度,双汇发展营业收入微幅下跌0.71%,这也是双汇自2017年四季度以来连续第六个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。2019年二季度,双汇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5%,虽然扭转了营收同比下滑趋势,但其单季度净利润却同比下滑16.5%,看来,双汇的肉制品受制于高猪价的被动情况依旧无解。

然而,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,英雄人物更是如此。靠着早在今年年初时猪价低位时就开始的疯狂囤肉策略,双汇发展摆脱了高猪价对自身业务的负面影响,完成了一个漂亮的业绩反转。

业绩反转,能否维持是关键

双汇发展在刚过去的三季度,营业收入达到165亿,同比增长28.4%,净利润达到15.4亿,同比大增23.9%,大大超出市场预期。

优异的业绩来自于两方面,一方面是肉价与猪价价差的扩大,另一方面则是双汇前期低价冷冻肉的销售放量。

根据农业部数据,2019年3季度,猪肉价格达到31.98 元/kg,同比上涨60%,而生猪价格则上涨 71.6%至 23.1 元/kg,猪肉与生猪价差扩大到 8.89元/kg,同比增长高达37%,显然增加了双汇的屠宰板块的利润率,也弥补了双汇在屠宰业务数量上28%的下滑,确保了营业收入的增长。

而公司净利润的大幅增加则来自前期低价冷冻肉的销售。截止到三季报显示,双汇发展最新存货数据为77.6亿,这较去年同期的42.4亿增加35亿,同比大增82.8%,公司解释为屠宰业务库存商品增加。

实际上,双汇发展的库存正是从2018年四季度开始增加,2019年1季度和2季度的存货数据分别是52.7亿和72亿。低价的库存不光是为肉制品提供了低价的原材料,双汇还可以直接出售冷冻肉来销售获利。

可见,作为肉制品行业的资深玩家,双汇发展很早就预测到了本轮猪价的演绎途径,因而采用低价囤肉,高价出售的方式,有效地保证了公司的收入与利润的增加。

双汇的这招,从一则传说中关于万隆董事长的小故事中也能得到验证:

万隆出生于河南漯河,1968年,万隆退伍后,被分配到肉联厂工作,从此开启了万隆“屠夫”生涯。万隆在当职工的时候,勇于发表自己的观点。国内猪肉涨价,厂里囤了大量的猪肉,打算利用春节采购旺季,高价卖出,但是万隆并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各家工厂都会这么做,那么猪肉价格不会增高,可能还会跌。于是,找到厂长发表自己的观点,据理力争,厂长采取了他的建议,选择在上涨的时候卖出去,最终的结果印证了万隆的猜测,他得到领导的重用。

看来,双汇发展现在玩的还是数十年前的老把戏,所谓招不在多,管用就行。然而,目前77亿的库存即便都是低价肉,相对公司年近500亿的营业收入,显然不能支撑很久。当双汇库存的低价猪肉用尽之时,公司所面临的高价成本问题,似乎仍旧无解。那双汇发展高达千亿的市值,还能维持多久?

以上观点内容来源于网络,进口猪肉进口很多,猪肉价格回稳时大趋势,双汇产业链优势明显。小编建议待其股价回落之后再介入。

  • 微信收款码
  • 支付宝收款码
打赏

Tags:双汇发展   股价  

文章评论

   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

    用户名:

    验证码: